书香

中国数字阅读方兴未艾,Kindle贡献几何?

2019-05-15 08:11 出版商务周报

近年来,数字阅读在我国高速发展。根据此前发布的多份报告显示,我国数字阅读用户逐年增长,阅读时长和阅读量也在逐年递增。可是,在数字阅读进入中国市场之初,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是谁把数字阅读带入中国并使其蓬勃发展的呢?

2018年,我们又迎来了一个数字阅读高速发展年。据2019年世界读书日期间发布的“2018年度数字阅读白皮书”显示,过去一年我国数字阅读用户已达4.3亿,人均数字阅读量为12.4本,人均单次阅读时长71.3分钟。中国新闻研究院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报告指出: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各媒介综合阅读率保持增长势头,各类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均有所増长,包括书报刊和数字出版物在内的各种媒介的综合阅读率为80.8%,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76.2%。而“亚马逊中国2019全民阅读报告”也显示,以阅读电子书为主的受访者比例呈持续增长趋势,人们付费数字阅读的意愿逐年增强。数字阅读已经成为国民非常重要的一种阅读方式。

在数字阅读用户高速增长的同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蓬勃发展方兴未艾的中国数字阅读市场和经历巨变的数字阅读行业。

Kindle进入中国一炮而红,开启数字阅读市场的发端

其实早在2006年,索尼等公司就已推出电子阅读器,并首先发布于北美市场,试图将传统阅读导向电子阅读时代。但真正揭开全球阅读行业变革序幕的却是Kindle。2007年,第一代Kindle正式入场,在短短十几分钟内销售一空,引发了数字阅读的热潮。中国的阅读行业迅速捕捉到了这一变革的契机。2008年,汉王、当当等国内厂商相继推出电子书阅读器,成为了国内数字阅读的发端。然而,事实证明,推动数字阅读发展的远远不是硬件产品的创新,囿于当时国内大众普遍还没养成数字阅读习惯,正规、优质的数字内容较为缺乏,中国数字阅读行业在经历初期的热闹之后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尽管国产电子书厂商试图打造自己的书城,但因不具备出版基因,实际效果却乏善可陈。直到2013年初Kindle进入中国市场之时,中国的数字阅读市场仍然一派冷清,当时的一些国产电子阅读器持续亏损。与美国的市场主要靠内容付费盈利的模式不同,中国厂商仍处于卖设备赚钱的层面,并没有形成有效的盈利模式。而缺乏高质量的数字内容,也让读者没有形成依赖数字阅读的黏性。

在北美市场成功之后,Kindle将目光瞄准了拥有庞大用户群的中国市场。2012年底,Kindle中国电子书店上线,并于次年6月将Kindle家族最受欢迎的机型Paperwhite引入中国。凭借科技感的硬件设计、丰富的正规出版内容和优质的数字阅读体验,和其他地区一样,Kindle在中国也一炮而红了,并开始点燃中国数字阅读市场,为本来不温不火的国内数字阅读行业点燃了引擎。

 消除版权、盈利模式和技术变革等疑虑,出版社拥抱数字化转型

数字阅读行业的变革与出版行业的变革相辅相成。2013年前后,国内数字出版行业的状况并不理想,电子书盗版侵权现象严重,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出版社面对数字出版裹足不前,国内外的很多作家在当时盗版侵权的恶劣环境下也不愿意接受电子书版权的授权。更重要的是,中国出版机构在当时还没有看到数字阅读的盈利模式,担心书籍电子化对纸书销售会产生严重的影响,而且自身也不具备数字出版的技术力量。

可以说,Kindle在国外的成功潜在地给中国出版机构走向数字化转型增添了信心。借助亚马逊全球国际大企业的诚信、质量和技术优势,以及有效的盈利模式经验,Kindle进入中国后陆续叩开了中国出版机构尝试数字出版的大门,很多中外经典书籍的正版电子书出现在Kindle中国电子书店中,包括商务印书馆的汉译名著系列,马尔克斯的经典作品《百年孤独》、意大利国宝级作家卡尔维诺的所有经典作品、杨绛先生的著作《我们仨》、钱钟书先生的经典作品《围城》等。        

Kindle近两年大力倡导的纸电同步也将更多重磅新书第一时间带给读者,比如村上春树的长篇小说《刺杀骑士团长》,陈磊的《半小时漫画中国史》系列等。

据公开数据,已经有数百家中国出版机构与Kindle合作提供正版电子书内容,目前,Kindle中国电子书店的书籍总量超过70万册。

 数字阅读需求推动持续创新,增长红利刺激行业发展

伴随数字阅读用户持续增长的是大众对数字阅读服务和体验的更高要求。作为电子书阅读器和数字阅读领域的全球领导者,Kindle通过创新不断提升了数字阅读的体验,比如旗舰级硬件产品上更轻更薄的设计、IPX8级的防水设计、更清晰的屏幕显示效果,服务上独特的KU电子书包月服务和Prime阅读等,持续推动全球数字阅读行业的变革。

在中国,Kindle除了将最新的电子书阅读器与全球同步上市外,也在不断寻求更适合国内读者的本地化创新,与故宫、敦煌等合作设计的IP保护套收获了一大批拥趸。“微博/微信分享”、“微信/支付宝支付”大大提升了读者数字阅读的便捷性。“生词提示”等功能深受中国读者喜爱。

可以看到,虽然近几年中国市场不乏不同品牌的电子书阅读器,但Kindle无疑获得了最多粉丝的青睐,很多人通过Kindle爱上了阅读,并将拥有Kindle作为某种身份的认同。

与此同时,经过近几年的发展,Kindle与出版社一起确定了电子书出版的盈利模式,不少出版社逐渐开始享受到数字出版带来的红利,将数字出版从附属业务独立为专门的部门,对很多重磅书籍的推广从版权的获取到书籍的正式上线开始尝试整合营销的运作模式,第一时间将好书送达读者。这样的结果是读者有了更多的阅读选择,阅读体验不断提升,更愿意为品质内容付费,从而也刺激数字阅读行业的良性健康发展。

责任编辑:李艳霞
0
分享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