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

创新思维,独辟蹊径破解难题

2021-04-30 10:49 新华出版社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是一个领导干部破解复杂棘手难题的核心思维。唯有创新,才能取胜。

为什么创新是领导干部破解复杂棘手难题的核心思维?

人们在思考问题时,一般都是按照大家都认同的常情、常理、常规的正向思考路径去思考;或者遵循事物的某种客观顺序去想,比如从前到后,从上到下,从近到远,等等。既然是大家都认同的常理,所以遇到某一问题时,大家都会顺着这样的思路想。

这样思考问题有时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并收到令人满意的效果。但是,在实践中,面对复杂棘手难题,要是利用一般的思考路径去寻找破解的方法,却难能找到正确的答案,或会失之偏颇。

如果领导干部不满足于只是重复别人的思路,不满足于停留在别人的认知水平上,而要有所突破,有所创造,有所发展,领导干部就应该跳出常规,打破常理,运用非常规的思路去思考,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这样想出来的办法,就可能是有新意的办法,是能破解复杂棘手难题的方法。

领导干部运用创新思维来解决复杂棘手难题,可以逆向思考、发散思考、转向思考。

第一,逆向思考。逆向思考,就是倒过来想问题。逆向思考又可以分为:空间逆向,其相互转化形式的主要表现为:长——短;宽——窄;高——低;入——出;进——退;上——下;前——后,等等。属性逆向。属性,是客观事物所具有的性质、特点。事物的属性是多向度的,一件事情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去思考。

属性逆向的相互转化形式主要表现:好——坏;大——小;强——弱;冷——热;快——慢;增——减;优点——缺点,等等。

因果逆向。所谓因果逆向思考,就是从已有的事物的因果关系中,倒因为果,或反果为因,去发现新的现象和规律,从而求得问题的解决之道。人类天花疫苗的产生,就是“倒因为果”逆向思考的典型案例。

天花曾是危害人类生命的主要杀手。患病者大多性命难保。即使是侥幸生存下来,也会留下许多后遗症。

16世纪下半叶,我们聪明智慧的祖先,终于用“倒因为果”的逆向思考,发明了预防这种可怕传染病的方法,这就是“人痘接种法”。

所谓人痘接种法,就是给健康的人接种上一点天花的病毒,让他感染上天花病毒,从而增强抵抗力。人痘接种法,有四种方法:

一是痘衣法。拿患了天花的儿童的内衣,给被接种的人穿,让他受到感染。

二是痘浆法。用棉花蘸染痘疮的疮浆,往被接种儿童的鼻孔里塞,使他感染天花病毒。

三是旱苗法。把痘痂阴干研细,然后用一根细管子吹到被接种儿童的鼻孔里。

四是水苗法。把痘痂研成粉末,用水调匀,然后用棉花蘸染,塞进被接种的儿童的鼻孔里。

这四种预防方法,实质上都是“倒因为果”的逆向思考的结果。

人痘接种法虽然危险性很大,但在当时的条件下也不失为一种预防天花的好方法。据有关资料记载,某地区,有9000多人接种了人痘,结果仅有20多人没有什么效果,其他的人都没有患上天花。

第二,发散思考。发散思维是从一个目标出发,沿着各种不同的路径去思考,探求多种答案的思维方式。其思维活动的轨迹,就像草地里的旋转喷头一样,朝不同的方向做立体式的发散思考。

这种思维方式对我们另辟蹊径去寻求解决复杂棘手难题之道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发散思维鼓励人们对同一个问题,做不同方向、不同侧面、不同层次的思考。它的主要表现特征就是“大胆地设想”。人们常玩的脑筋急转弯,利用的就是发散思维法。

某一年,我在上海讲课。刚下课,就接到了携程订票部门的电话。服务生告诉我,我晚上搭乘的回北京的航班取消了,让我到虹桥机场改签。

我急忙打了一辆出租车,奔向机场,结果,能飞的航班都飞走了,其余的航班全部取消。我立刻转向虹桥高铁站,期待着买一张高铁票回北京。

一查询,半张回北京的高铁票都没有了。怎么办?我第二天北京有课。打电话求助朋友,也没有办法。我家先生让我打个出租回北京。我一听,就是个馊主意。郁闷中,我灵光一闪,找到了办法。

我先买了一张上海去南京的高铁票,再买一张南京开往北京的高铁票。在南京我下了车,在车站吃了一餐饺子,然后登车回北京。抵达北京的时间仅比上海直达北京的高铁晚了25分钟,但我还在南京车站吃了饺子呢。

抵达北京后,我很得意地发了朋友圈说:“条条大路通北京,上海不通俺走南京。OK,俺回北京了。”

有位朋友看到我的得意文字,给我留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我现在还困在上海呢。”

我其实就是用发散思维解决了我当时的棘手难题。

第三,转向思考。思考破解复杂棘手问题,其思路在一个方向上受阻时,便马上转向另一个方向。这就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有的问题经过一次转向就能解决问题,有的要经过多次转向,才能获得新方法、新方案。请看下面的故事:

从前,有个国王,一只腿瘸,一只眼睛瞎。这天,适逢他八十大寿,他召来三位画家为他画像。

第一位画家据实作画。国王一看,很是恼怒,认为这像画得太丑了,便下令把这位画家给杀了。

接着,第二位画家出场了。他接受前一位画家的教训,将国王画成了眼不瞎、腿不瘸的正常人,而且双眼还画得炯炯有神。他以为这幅画像肯定能得到国王的认可,或许还会获得封赏。谁知,国王仍不满意:“这画像根本不像我,分明是嘲讽我!”于是,这位画家又作了刀下鬼。

轮到第三位画家画像了。当他画完之后,国王一看,非常高兴,赏给他黄金50两。原来,他画的是一幅《国王游猎图》。画面上,国王正在射箭。他左腿弓,右腿跪,手拉弓弦,一只眼闭,一只眼睁,瞄准着前方的一只野兔。

在这个故事中,第一位画家思维角度没选好,送了命;第二位画家一看第一位画家丢了命,就转换了一个角度,但也没转好,第三位画家在前两位的基础上,重新又转换了角度,结果获得了成功。

(本文节选自《提高“政治三力”:破解复杂棘手难题》)

《提高“政治三力”:破解复杂棘手难题》

刘玉瑛 张今 著

ISBN:978-7-5166-5715-7

新华出版社 2021年4月

定价:39.00元

责任编辑:黄采萧
0

分享到

相关推荐